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首页 /军事 / 正文

解放军中将:六种战法“武统”台湾 三天拿下

2018-3-27 21:16| 发布者: 台湾在线| 查看: 184 |来自: 环球军事

图为本文作者:原南京军区副司令员王洪光。(资料图)由于蔡英文民进党当局拒不承认“九二共识”,并且“台独”动作不断,相当一部分大陆民众对和平统一台湾失去信心和耐心,“武统”台湾的声势日渐高涨。当地时间3 ...

图为本文作者:原南京军区副司令员王洪光。(资料图)

由于蔡英文民进党当局拒不承认“九二共识”,并且“台独”动作不断,相当一部分大陆民众对和平统一台湾失去信心和耐心,“武统”台湾的声势日渐高涨。当地时间3月16日,美国总统特朗普不顾中方反对,签署了鼓励美台官员互访的“台湾旅行法”,使得两岸关系再度成为焦点。因此,大陆是否有信心有能力以最小的代价迅速攻占台湾,是海峡两岸都关心的问题。我根据个人的思考,从军事角度分三篇来回答这个问题,本篇是《“六战一体”武统台湾》,第二篇是《不用三天拿下台湾》,第三篇是《“台独”头头哪里逃》。本篇先来谈“六战”。

第一是火力战。火力准备阶段,三波以火炮导弹为主的火力突击,加上三波航空兵火力的补充打击,据计算机仿真,应摧毁台方1/3重要目标,并压制其它重要目标和一般目标,使其48小时内失去使用功能。尔后由察打一体无人机临空监视、消灭零星复活火力。

在进攻过程中,如遇台军反突击、逆袭,坚守防御要点、支撑点,则无须强攻,只须召唤上级火力摧毁之。“上级火力”可有我岸远程火箭炮、战术航空兵、陆军航空兵、舰炮舰导火力,特别坚固的地下设施由导弹(钻地弹)反复打击。因此,在以合成营为骨干构成的突击群中,有炮兵前方观察所、空军引导和指示目标小组、陆航指挥组、舰炮火力指示等有关人员。在我岸相应位置,部署X个远火旅,其中瞄准台湾北部X个旅,南部X个旅,东部X个旅,X个旅作为火力预备队,负责72小时不间断火力支援;护送我登陆兵向纵深攻击前进,摧毁沿途顽固坚守之敌,直至夺占预定目标。

据我所知,我军有远程火箭弹x万发,轰击数百个标定目标绰绰有余。有点历史知识的人都知道,朝鲜战争美军有个“范弗里特当量”,简单说就是根据需要,炮弹随便打,用火力密度和强度最大程度地杀伤对方,减少我方兵员损失。根据“范量”,把一次战斗一般消耗1-3个基数的弹药,猛增到20-30个基数。当年上甘岭战斗,把我山头阵地削低两米,就是“范量”起的作用。我志愿军吃了“范量”很大的亏,伤亡重大,以致第四第五战役进展艰难。对台作战,我军也将要使用类似的概念,只要火力能用上的地方,绝不会让我官兵前出。据计算机仿真,我军官兵伤亡不会大于一个中等烈度的地震,如2013年四川雅安地震。

第二是目标战,俗称“点穴”。现代登岛作战,并不需层层打击,层层推进,形成明显战线,逐次占领敌方防御地域。而是战前根据目标性质,可分为“摧毁目标”、“压制目标”、“夺占目标”、“监控目标”、“暂时保留目标”等。美军确定朝鲜(120万兵力)有700余个打击目标,那么台军只有约20万军队,充其量也就200-300个目标。把这些目标编成目录,包括目标性质、精确座标、打击要求、打击方式方法、所需兵力兵器弹药器材等。战前任务部队对各自目标细细加以研究,反复演练和重难点攻关,得出对每个具体目标的最佳打法。

台湾的军事目标有两个极易挨打的特点。一是集中。如衡山和圆山指挥所、高速圆山交流道、松山机场间的距离不超过3千米;海军左营军港(海军司令部)与屏东军用机场不超过30千米;佳山飞机洞库机场与花莲机场不超过3千米。一个xx地域突击作战计划,这些目标都能包含进来,简化了航线,真是太便宜了我航空兵。

二是暴露。台湾所有机场都离海边很近,近则零距离如桃园、花莲机场,远则40-50千米如清泉岗、台东机场,其余都在10千米上下。又如佳山和台东飞机洞库毫无遮掩,从东向洞库看去,库口尽收眼底。熟练的飞行员闭着眼睛都能发现和攻击目标。更不要说位于大直地区的衡山(圆山)指挥部系统,在谷歌地图上都分辨得清清楚楚,好似秃子头上的虱子,一捉一个准。

我军战时组织若干个突击群或打击单元,上岸后在统一指挥下,根据各自任务,直奔目标而去,按要求完成任务。由于是目标战,只需根据任务要求编组兵力兵器,所以登陆部队规模大大压缩,以我集中的精锐之力,打击分散部署之敌,取得事半功倍的成效。岛内有“军事专家”说我“攻台需40万大军”,真是一个外行说的笑话,我看有其十之一二足够。根据我的测算,有XX个合成旅编组数十个突击群(或打击单元),在48小时内,分X-X波登陆(台西岸X波,东岸X波)足矣。

有岛内“军事专家”说我“登陆载具不够”,又是一个笑话。我现有大中型登陆舰XX艘,滚装船XX艘。散装货轮改装为滚装船和准直升机母舰只需X个月时间,试改和技术储备在2000年代已经完成。况且气垫船、部分两栖坦克装甲车辆、地效飞行器实行“由岸到岸”登陆,并不需“载具”。我航渡保障力量分X个波次在72小时内完成兵员、装备、物资全部输送任务并不困难。

由于我军无须层层打击、层层推进的战线式进攻,所以台军提出的“战力防护、滨海决胜、岸滩歼敌”的作战“新思维”中“滨海决胜,岸滩歼敌”并无着力之处。所谓“重层拦截”,我都无“层”,遑论“重层”?由于我军主要实施火力战配合目标战的战法,故不会与台军打城市攻坚战,更不会有巷战。一些两岸民众担心巷战伤亡较大,据此可以放下心来。

第三是立体战。“二战”诺曼底式传统登陆已不是现代登陆战的主要样式,而是多种样式并用,根据敌情、地形,适用什么样式就用什么样式。“地平线登陆”、“超视距登陆”、“敌后垂直登陆”,“利用港口、机场登陆(着陆)”都是重要方式方法。一个空降师的战役空降,至少上千平方千米,空降地域内应有3-6个敌方机场,伞降和机降相结合。在登陆兵上岸同时,上百架次的空降兵在敌后着陆,守军顾得过来吗?实施战役空降之前或同时,还要在xx个重要目标附近实施战术空降和特种空降。担负这一任务的空中突击旅和陆航旅,借助游弋在台湾海峡靠台一侧的XX艘两栖攻击舰和准直升机母舰,我直升机往返台岛的航程大大缩短,战场留空和使用效率大大提高。

第四是信息(含电磁、网络)战。保护己方信息,打击破坏敌方信息,首先取得制信息权,是取得制空权、制海权的前提和保证。电磁脉冲武器(炸弹)、碳纤维炸弹是必备武器。台军“衡山”、“陆资”、“大成”、“强网”等指挥系统和互联网、各局域功能网以及输电线网是主要打击目标,战前战中断网、断电是必须的。还有更有效的技术手段,可以让台湾暂时变成一个神经错乱的精神病,台军变成四肢瘫痪的植物人。因为保密原因,这些手段暂且不谈。当然,战争全过程都有我侦察、通信、遥感、定位等卫星和长航时无人机实施空天保障,确保我指挥畅通,破坏台军信息系统。总之,我东部战区有关技术部门年年受到军委表彰,可以推断他们的信息战能力有多强。

第五是特种作战。我军每个战区都有特战旅,集中到台湾作战,正是练手的好机会。特种作战任务,首先是斩首行动,当钻地弹和混凝土爆破弹未完成斩首任务时,由特战分队完成。其次是先遣行动,在火力准备之时或之前,趁乱先行潜入重要目标附近,如各级指挥机构、重要技术阵地、机场、港口、电视台、电台,适时加以控制,尔后引导主力部队进入。再次是向地对地导弹、远程火箭炮、各军种航空兵、舰炮等支援火力指示目标和校正偏差,评估毁伤效果。

试举一例。为打击位于台北大直地区的台军最高指挥部衡山(圆山)等指挥机构,我特战部队在火力准备时,通过渗透、伞降、机降占领松山机场。控制机场后,主力向衡山(圆山)指挥部出击(距离不超过3000米),监控受我打击从衡山(圆山)外逃之敌,并向我临空航空兵指示临机打击目标;一部兵力顺势控制高速圆山交流道(不足1000米),切断台北北部的东西交通,引导我登陆兵主力分赴台北地区各个攻击目标。

第六是心理(含法律、舆论)战。火力硬杀伤和心理软杀伤相结合,在硬杀伤的打击和威慑下,利用台军脆弱的心理状态,加强心理攻势。发布《告台湾同胞书》和《告台军官兵书》。通过手机、脸书和其它网络平台,强行置换岛内电视台、广播电台播放内容,战场传单、喊话等,向台军官兵指名道姓地发出劝降书。重点是作战部队各级指挥官和指挥部人员,晓以统一大义,指出顽抗到底的下场;战场起义或投诚的优待,战场立功的奖励;明确与我联系的方式,脱离部队或我打击目标和去往收容地点的时间、路线。依据战前修定的《统一国家法》,对经最高法院判定的犯有分裂国家罪的“台独”头头,在战争状态下人人当擒之,人人当诛之,并给予实施者以国家奖励。

心理(法律、舆论)战不仅对台军官兵有削弱其抵抗意志的作用,而且对“台独”头面人物有震慑作用,对“台独”阵营有分化瓦解作用,对统派群众有一呼百应、鼓舞士气作用。同时通告岛内军民,在形势紧张时,提前离开部队和远离可能被我打击的目标,免得被“牺牲”。倒要看看岛内,真正拼死顽抗到底的死硬“台独”分子能有几个?

经过“六战一体”联合、持续、猛烈的打击,“台独”势力还能支撑几天?且听下回分解:《不用三天拿下台湾》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©2018 台湾在线 - 聚焦台湾,读懂两岸!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非经营性网站
台湾在线拥有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,未经台湾在线书面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!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!